無標題文檔
首頁 綜合要聞 通知公告 天津市文化產業項目庫 文化創意 廣播影視 出版發行 演藝娛樂 文化旅游 數字內容和動漫 文化會展 藝術品交易
  
国产午夜福利在线观看视频
 
天津京劇院王平
 

一部《華子良》 一演十三年

  • 發布日期: 2013-04-01 00:00
  • 作者:本報記者 馬明 何樹青

天津京劇院創作演出的京劇《華子良》榮獲第二屆優秀保留劇目大獎,目前文化部正在組織這些獲獎劇目赴全國各地巡演,以此鼓勵藝術院團面向基層和觀眾,促進舞臺藝術的傳承和發展。天津京劇院在赴山西演出大獲成功之后,近期還將赴云南、貴州、浙江、遼寧、黑龍江等地繼續巡演,在巡演間隙,記者走訪天津京劇院院長、京劇《華子良》的主演王平,請他就《華子良》的創作發表感想。

接到劇本既興奮又忐忑

記者:請首先介紹一下京劇《華子良》的創作緣起?

王平:那是2000年,天津市文化局副局長、著名劇作家梁波提出一個創意,他說許多人都看過小說《紅巖》,其中主要人物,如江姐也通過各種藝術形式被搬上舞臺,深入人心,但在那些作品中,華子良只是一個配角,但這個配角卻是一個充滿神秘色彩的人物,他雖然不是主角,但大家都想知道這個“瘋子”是怎樣一個兩面人。這個創意無疑是非常好的。

記者:《華子良》是為你量身定做的嗎?

王平:不是。當初這個劇本創作完成后,被推薦給上海京劇院,因為考慮他們擁有尚長榮、陳少云等適合刻畫華子良這個人物的演員。后來,梁波副局長率天津京劇院赴臺灣演出,在那里他看了我主演的《打金磚》,才驀然發現天津也有能夠飾演華子良的演員,既然如此又何必把劇本交給外省市呢?就這樣《華子良》的劇本被要了回來,并由天津京劇院轉交到我手上。

記者:能夠出演這個角色,是不是很興奮?

王平:確實很興奮,但與此同時我的內心也感到很忐忑,一方面是一個演員碰到這樣一個好戲,機會難得,因為當時我在劇院演員中排位并不特別靠前,組織上沒有考慮老演員,而是把這個任務交給我,這顯示出對我的充分信任;另一方面華子良這個人物實在不好演,他是個“瘋子”,那么“瘋子”應該怎樣去表現呢?飾演這樣一個瘋瘋癲癲的人物會不會破壞我已然確立起來的舞臺形象?因為在此之前我飾演的都是正面人物,或者說是英雄形象,如傳統戲中的岳飛、林沖、秦瓊,現代戲中的楊子榮、郭建光等等,那么華子良怎么演?這不僅在考驗我的可塑性,也是對我舞臺藝術實踐的一次具有突破意義的挑戰。

本組圖片由本報記者 龐 劍攝

“三瘋”“三耍”演活華子良

記者:那么你是怎樣迎接這個挑戰的呢?

王平:我想首先是要細心揣摩,因為像華子良這樣的形象在舞臺上從來沒有出現過,所以沒有什么前人的經驗可以借鑒。當然,在對人物揣摩的時候,我也曾經步入誤區。當時我曾到安定醫院體驗生活,回來后就在怎樣表現“瘋”上下工夫,如人物發瘋后的癡、狂,甚至還擺出扭曲的形態,結果看到鏡子中丑陋形象,自己也感覺不對。如果把這種東西搬到舞臺上就會破壞觀眾的視覺,毫無美感,觀眾來到劇場也不是看病態的表現。

明確了這一點,我就開始對華子良這個人物進行更深刻地剖析,這時我發現華子良其實不是真瘋,而是裝瘋,所以在表現這個人物時就是把握好“瘋”的尺度。如在敵人面前,他瘋得越嚴重越好,我把他叫“狂瘋”。而在見到自己的難友時,瘋的程度就不能那么嚴重,既要讓難友感覺到我是瘋子,同時又為他們做一點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掩護戰友等,這是“中瘋”。在見到離別了十五年的親人時,他就會流露出真實的感情,這時就是“小瘋”。這樣就把華子良的“瘋”劃分出三個層次,其核心是裝瘋。當然在舞臺上出現他獨自一人表白內心時,華子良則完全是一個正常的人。

記者:塑造華子良,在藝術上你還采取了哪些手段?

王平:《華子良》不是政治說教,要讓人們感覺可信,同時這是一部京劇作品,要有唱念做舞打,要把故事與戲曲的表現手法融合起來。這就要求我們要從藝術的角度出發,不能讓人感覺這部戲就是表決心,話劇加唱。如今看來,《華子良》這部戲累就累在內容和表演形式上,因為內心刻畫的東西太多,還要把它唱出來,做出來,還要動情。這跟已往的傳統戲有顯著區別。

表演傳統戲,完成了唱段,動作規范,胡子、水袖、蟒袍,把這些表現清楚就算完成任務,是完全程式化的。《華子良》則不行,因為大家一看就知道是現代的,就會產生聯想,稍有不對就會看出來。當然在追求對生活準確再現的同時,現代戲也講究技巧,并通過這些技巧使舞臺上綻放出閃光的藝術火花,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如京劇《火燒望海樓》中的耍辮子,《智取威虎山》中的打虎上山,《駱駝祥子》的耍車。那么《華子良》采用怎樣的手法才能讓人們獲得藝術的享受呢?

我們精心設計了劇中的“三耍”:一是耍草帽。在敵人面前,華子良用耍草帽的辦法,讓戰友們別吃餿飯,最后迫使敵人改換新米。二是耍鞋,在敵人對自己產生懷疑時,他就使勁耍鞋,以此來迷惑敵人。三是耍筐,即在華子良獨立下山時,他自認為擺脫了敵人的跟蹤,興奮之余耍起筐來。這段籮筐舞巧妙地把筐利用起來,既充滿觀賞性,又符合劇情的發展,后來贏得人們的廣泛贊賞,許多專家也認為這是《華子良》中最出采的一場戲。中國戲曲學院還把這段籮筐舞列入教材,作為現代戲的表演典范。

記者:《華子良》推出以后,贏得廣泛贊譽,也拿了許多大獎,但個中甘苦恐怕只有你自己才能深刻體會吧?

王平:是呀。《華子良》雖然不是為我量身定做的,但是憑借四十多年的積累,我不僅完成,而且豐富了這個角色,為此付出再多辛苦感覺也值。平心而論,《華子良》這部戲演起來很繁重,能把嗓子唱啞,更何況還有繁難的動作,繁難的技巧,演起來難免磕磕碰碰,如劇中有很多后背著地的動作,我在一次排練時就被摔成腦震蕩,傷得不輕。

老藝術家甘當綠葉

記者:在《華子良》中,許多老一輩藝術家也出現在舞臺上,他們是怎樣參與到創作中來的?

王平:這也是讓我特別感動的地方,如楊乃鵬、鄧沐瑋、李莉、李經文等,這些獨挑大戲的藝術家,在《華子良》中甘當配角,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在排演《華子良》時,大家都打破了傳統觀念,甘當綠葉。我想這要歸功于《華子良》這部戲,它所弘揚的思想感化了人們,使大家的思想境界都躍上了一個新的臺階。

我還要特別強調指出的是,《華子良》至今已經演了十三年,但演出隊伍依然是原班人馬。當年四十多歲的現在快六十歲了,五十多歲的現在已經退休,但《華子良》的演出腳步始終未停。這次評選國家保留劇目,《華子良》榜上有名,這說明這部戲得到國家的認可,可以長久保留下去了,這是讓我們感到非常自豪的事情,為此我們要進行全國巡演。在巡演開始前,我問幾位老藝術家,你們感覺身體怎么樣?能不能完成巡演的任務?他們表示,只要你華子良跑得動,我們就行。聞聽此言,我真的很受感動。一句話,《華子良》的凝聚力是最讓我難忘的。

記者:從更開闊的角度看,《華子良》取得的成就對天津京劇院具有怎樣的意義?

王平:《華子良》的成功使我想起前任文化局長方伯敬說過的一句話:劇團有戲才有戲,沒戲就沒戲。天津京劇院原來的知名度不如現在,一度處于低谷。當時老一輩藝術家退下去,中年演員接過班來,但市場不景氣,劇團老是把那幾個傳統戲演來演去。后來有了《華子良》就不一樣了。這部戲一炮打響,且影響越來越大,日益深遠。我覺得這當然要歸功于這部戲的主題思想、表現形式和它所具有的藝術觀賞性,這樣有戲了劇院也就“有戲”了。現在我敢說,我雖然出演華子良,而且拿了很多獎,但“華子良”三個字比王平這兩個字要響亮得多,因為天津的《華子良》這部戲在全國叫響了,天津京劇院由此奠定了更厚重的根基,天津京劇的道路也勢必越走越寬廣。

 
  稿源:今晚報        編輯:羅燕鵬  

天津文化信息網 | 天津市新聞出版局 | 北方網 | 天津網 | 今晚網 | 今晚網絡超市| 天視網 | 天津電影網| 天添網 |天津文化產權交易所
中國經濟網文化產業 | 中國文化產業網 | 北京文網| 文化產業研究網 | 山西文化產業網 | 內蒙古文化產業網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設為首頁
天津市文化體制改革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辦
技術支持:北方網
津ICP備08001570號